超幸福!!!太感谢了QAQQQQQQQQQQQQQ

葵月:

昨天没来得及搞完的生贺 @柠cha 

对角色不算熟而且水平精力双有限所以就这样了。端的那盘看上去只是插了小牌的南瓜,其实是点缀芝士蛋糕片,里面还装着立冬的羊肉汤的南瓜壳……没吃过没做过就不要问能好怎了【

顺带,度娘表示南瓜和羊肉不宜同食,所以那是各种处理之下只保留了原本外观、可作容器的瓜壳哟【远目

#恺帕#

他说我就是为您而生的。

换个作品或者换个角色说这话可以感动很多人吧?不过这里谁也没有感动。


所以萌冷CP的经历告诉我这个角色是谁才最重要,做了什么那并不重要T^T

原作恺撒的人设(对比插图和漫画)

原作恺撒头发的长度:"恺撒剥下暴走族身上那件挂满银链子的夹克披在自己身上,…此刻他那头肮脏缭乱的金发倒是正合乎暴走族的审美,在脑后简单地扎个马尾,不要扎太整齐就好了。”(龙三中单行本第4章)【所以原作恺撒的头发是能扎马尾的长度,不要再问为什么插图是短发漫画是长发了,因为插图画错了


还有这里,“深红色作战服的人站在停车场一侧,摘掉了头上的面罩,金子般耀眼的头发披散下来,衬着一张希腊雕塑般的脸”(龙一单行本第2章)所以恺撒平时的发型就是披肩长发啊,两部漫画版的设定比较靠谱,插图明显误导- -


龙一颜开的恺撒人设我觉得已经很不错,唯一的遗憾是和芬格尔的人设太像了,有2...

后知后觉的称呼(段子)

我刚意识到(是有多后知后觉),帕西称呼恺撒的“少爷”,就是“master”,称呼弗罗斯特的“先生”,就是“sir”,翻译一下的话,哪个地位高一目了然啊……以及庞贝“家主”“老爷”是“lord”【不过这些是英文的用法,也可能意大利文里不一样

这么看来恺撒在家里的称谓确实并不是少主,两个词不混用的,少爷是"young master",少主是"young lord"……不管怎样,帕西对恺撒的称呼竟然是master——救命,没有翻译成“主人”是担心太过XX了吗,不管了反正一本满足【捂住鼻子

江南原作的一些设定(关于帕西和加图索)

说起来,帕西经常被评价为“戏份太少了,都不知道是个怎样的人”,戏份少确实,但是背景设定江南在原作是有暗示的,就是有点隐晦罢了,我贴下原文:


“不用为他担心,恺撒是家族等待了几百年的人啊,”弗罗斯特轻声说,“他只是需要锻炼,但我们绝不会允许他夭折,他是我们选来开启新时代的人!”

在家族中,血统上远比恺撒更纯净的后代也出现过,他们展现的各种高危言灵都被记录在册,却没有被看作继承人加以培养,而是被从族谱中悄悄地除名,像异类似的被秘密送往海外。等了几十年,始终只是失望失望再失望,直到家族长辈们从护士沾血的手中接过了那个沉默的婴儿,婴儿没有发出任何哭声,却从离开子宫那一刻就睁开了冰蓝色的眼睛观察...

Coordinates:

coordinates实物图+通贩地址更新!

点开看大图~封面工艺我尽力拍了但是还是不明显……拿到手就知道!

封面和内页都是特种纸~


天窗页面:http://doujin.bgm.tv/subject/38620

通贩页面:http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&id=42513281615
【11月23日晚18点开始】【前20送特典】
同店铺还有楚路小说本蜉蝣,可以合并购买:http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42431067992

《蜉蝣》:

蜉蝣实物图+通贩地址更新!

可惜封面封面雪月纸的质感没有拍出来……拿到手就知道!效果很舒服!

又加了硫酸纸衬页~


天窗页面:http://doujin.bgm.tv/subject/39493

通贩页面:http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42431067992
【11月23日晚18点开始】
同店铺还有楚路恺帕彩图本coordinates,可以合并购买:http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&id=42513281615

嘻嘻大家好,不要太羡慕我啊!(…)谢谢呜呜呜!!!XDDDD

-玄魂-:

给柠酱的生贺!!但是晚了一天qwqqqqqq
画的是帕柠【点头

啊啊啊生日真是幸福!!:【躺平】谢谢!!!!QVQ

CRAL:

 @柠cha 柠檬生日快乐……!!给你帕西!!以及晚了一天真是不好意思……【捂脸】算了算都差不多认识一年了呢……!总之感觉柠檬一年里帮了我很多真是太感谢惹……以后也请多指教!(*´ω`*)


头发越改越不对劲真是对不起……【土下座

【From_hourglass】最长的电影[生贺|@柠cha]

呜呜好开心!!感谢QUQQQQQQQQ

摄氏度:

 @柠cha 生日快乐w



01



飞机爬上云层,庞大的机身也慢慢归于平稳。光顺着涂着白漆跌落,在舷窗上投下明晃晃的一片,渐渐燃起了热度。稀薄或者浑厚的云层都已经变得遥远,整个视野都被一种亮黄的光所替代,他眨了眨有些望得酸痛的双眼,想闭上休息一下,却又在刚合上的时候被突然涌现的光斑晃得眼晕。



“先生。”温和轻柔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。


“抱歉,”他应道,然后拉上了挡板。意大利空中小姐站在隔他一个位置的地方,微微弯着腰,双手交...

© 柠cha | Powered by LOFTER